關於 WeGenius

本基金會不推薦任何醫療診斷、處置、器材、藥品以及美容、保健之用品與食品。無論何時,務必詢求專科醫師的建議。

失敗並不是你人生的終點

WeGenius第28刊‧2009年‧前北市弘道國中 _華江高中‧陳今珍校長

Q.校長是用何角度來觀察學生真正需要的是什麼? 

A.學校最近來了二隻黑冠麻鷺,牠們是留鳥,我就告訴學生,黑冠麻鷺會選擇我們學校留下來,表示我們學校是友善的,草坪是沒有農藥的。後來我們把黑冠麻鷺的生長過程拍下來供全校師生觀賞。黑冠麻鷺現在變成我們校園的一分子,每年都會到學校來哺育牠們的下一代。當初如果那二隻黑冠麻鷺來了,我們就把牠們趕走,可能就沒有這一段故事了。

Q.校長好像一直在尋找一種力量來彌補學生的不足,請問那種力量為何?

A.我一直在想,學校能給學生什麼?後來我終於知道,那就是安全、是喜歡,是一種家的感覺。我們學校畢業的學生,無論上高中或是大學,只要遇到挫折,都會直接回到學校來找校長與老師,因為這裡就好像他們的家,能夠得到慰藉。畢業第一年的學校日會有三、四百個學生回來,因為他們知道當天學校有家長會,老師會留下來,可以找到校長和老師。

Q.校長想給學生的是一種關愛和感動,畢業後仍然有家的感覺嗎?

A.除了關心同學的生活外,我也關心他們的學業,譬如學校有十八個班,如果有新的資訊,我會搜集並劃上重點,然後發給每一班,讓每一個同學都能吸收受益。讓他們知道校長不只關心他們的生活,也關心他們的學業。例如說:基測考試前會有專家學者提供的應考準備,我都會重新剪貼再印給全校,我先生會說:學生們看報紙就可以得知這些資訊了!我說:有太多的學生根本沒有時間看報紙,而且因為資料較多,有時候也無從看起,我整理過後,會在上面寫些字,像是:辛苦你們囉!讓學生們知道在壓力最大的時候,校長是非常關心他們的。

我每天都會到九年級的教室外走走,學生會來跟我說他發生了什麼事,或是遇到什麼問題,我就會抱抱他們或是拍拍他們的肩膀,因為其實他們只是想要有人可以傾聽他們的聲音。

Q.關於傾聽別人的發言,現在的學生有什麼比較特別的地方嗎?

A.現在的孩子比較不耐煩。所以我常常跟老師們說:不要長篇大論。以升旗為例,我也很少說話,第一次升旗我就告訴學生:當初把司令台蓋在這裡的第三任校長實在很聰明,校長在這裡面對東方曬太陽,而學生背對著太陽,我相信當初的設計就是要提醒校長話不要講太久,會曬黑。接著我就走下司令台,學生們就想,怎麼會這樣?第二天就有學生拿著SKII面膜來找我,說他昨天回去跟他媽媽講,我們校長升旗時話很少,但我們都希望她多講一點,不過校長說她會曬黑。然後我媽媽說:那沒關係!請校長多說一點,曬黑後再貼SKII。我立刻打電話給媽媽,除了跟她道謝之外,我還說:媽媽,你真的是個很好的媽媽!因為當小朋友在跟你聊天的時候,妳把他當作一回事很認真的看待。媽媽問說孩子有沒有跟校長說SKII很貴不要送給別人?我說:孩子沒有這樣講,不過倒是跟我說以後可以講久一點,然後回來辦公室就敷一片。很窩心的感覺。

Q.現在學生能享受,獲得的,都是因為前人的努力,即便現在的環境有很多的刺激及物質享受,只要適時地去提醒他們,其實他們也是會感動的嗎?

A.當然他們還是會感動,而且他們也可以理解。某知名高中的同學在學校遴選校長時,曾表示天下的校長都一樣,不過立刻就有弘道的校友回應說弘道的校長不一樣,這讓我覺得很安慰。不過我會開玩笑地跟那個學生說:快別這樣講啊!我會被其他校長打!我知道他們喜歡我,我也喜歡他們,但是我會跟學生們說不可以去串連。要站在別人的立場想一想,考慮別人。

Q.現在的考試環境使分數影響很大,可能差一點點就與目標學校擦身而過,造成學生很在意分數,在這樣的時間點請問校長是如何讓他們有正確觀念?

A.去年基測完,我寫了107封信,分析每個孩子的成績的分佈,針對每個人不同的狀況一個個寫信給要參加第二次基測的孩子,當時小朋友已經不用來學校了,都在家裡準備考試。那個時候學生很容易受傷害,因為不只是學生自己緊張,還有家長的期待,甚至像鄰居的目光,都有可能造成學生的心理負擔。

很多學生跟我說,那時候他們把校長的卡片放在桌上,告訴自己至少還有校長的關心支持。不過,我不會跟他們說什麼一分耕耘一分收穫,我會直接跟他們說,我們不是一生的運氣都那麼背,也不是所有人都那麼好運,你的好運留在後頭,現在過去了,以後就會很順,不要氣餒。

我寫給每一個孩子,花了很多時間,很多郵票錢。他們去補習班衝刺,到了下午四點多最疲倦;有一次我去劉毅魔鬼衝刺班,我的一群學生衝下來抱著我嚎啕大哭,補習班的人還以為是發生了什麼事,魔鬼訓練班的第一個禮拜我一定要去看他們,因為第一個禮拜最苦最難熬。

在我去探望他們時,會有很多其他國中的學生問說我是誰啊?這時候我們學校的學生就會很得意地說:我們校長來看我!雖然要我要花很多時間,但是其實那時候的他們最脆弱。

Q.但這樣的過程之中會不會遇到挫折?

A.會啊!有時候孩子怎麼努力都考不好,信心都沒有了。像有個學生在校每次模擬考都考得很好,可以上北一女,結果兩次學測都沒有很傑出,最後上了麗山高中。我只有一個辦法,就是鼓勵她去報到,我把她託付給麗山的陳校長,我說這個學生真的跑太遠了,我十分捨不得,她家住在南昌街,本來是可以天天走路去北一女的,現在她爸爸每天要開車載她轉車去內湖,我滿心疼,所以我請陳校長幫我補足這點,要更愛她,讓她更愛這個學校,因為現在我陪他去報到,所以她心甘情願的去了。

她一直保持全校第一名,明年一定會藉由繁星計畫上台大。後來我就跟她說,如果妳當初上了北一女,妳也許不會是全校第一名,但現在妳在麗山可以用最好的成績直接上台大。

Q.碰到落差起伏的狀況時要給予鼓勵,並給予方向,讓他們正視這個狀況?

A.我會跟孩子說因為你從未失敗,所以這次的失敗並不是你人生的終點。常常我會打電話安慰他們,甚至到現在還有到大學的學生家長來找我說,不知道校長可否打電話給我們家小孩,因為他大學學測沒有考好。我說沒問題!晚上就打電話給他,我問了他補習的放學時間,並寫了便利貼黏在包包裡,提醒自己記得幾點幾分打給他。孩子一生裡面可以陪他三年,然後成為他們一輩子的回憶,我覺得很值得。

Q.問個比較反向的問題,我們那個年代都會說要自己承擔,如果考不好就去做女工呀,自己淘汰自己。或是考不好會被處罰跪在門口。為什麼您會覺得他們有缺口,需要什麼樣特別的關愛?

A.他們承受挫折的忍耐力跟壓力和我們不一樣,現在每個孩子都是家庭舞台的主角,你要在三年內把他原生家庭豐富的東西奪走,跟他說適者生存,物競天擇,他本來就要被淘汰?不可能呀,我跟學生說我小時候為了不做農事家事,努力用功,是因為我爸媽看到我們在讀書就不會叫我們做事情,學生會說他們現在寧願去做事情也不要讀書。他們一向都是家庭主角,你不能叫他急速長大,為什麼現在這麼多自我傷害的孩子?我們以前都沒有。

以前說要自殺,家裡都會說「溪又沒蓋蓋子」或是「繩子就放那裡」,現在則是連念都不敢念孩子。我們沒有挫折感,是因為我們被罵習慣了,他們沒有被罵的經驗,所以你一罵他就慘了。

Q.因為少子化,他們從小就在一個備受呵護的環境裡面長大,所以他們沒辦法忍受挫折,或是不被受重視、需要去聽其他人講話。

A.對,所以我常常跟學生講,你不要講你們壓力大,我跟他們說大陸的競爭比你激烈,何況走出台灣海峽,你是要跟全世界競爭。我跟他們說,我知道你們壓力大,所以我給你們溫暖,但是他們不知道我也給他們很大的期待。我們有時候很矛盾,我們是升學導向,但是又要平衡。家長也知道,但是當我們跟他們講說,你是要一個讀書機器,還是一個有禮的孩子,他們還是選有禮的孩子,因為有禮,沉得住氣,書一定念得好。

Q.所以我們也不能怪這些小孩需要太多呵護,他們就是在這樣的環境裡成長的,當他們轉到一個半社會化的環境裡時,就需要比以前多的協助。

A.對,我會跟學生說,我們以前在餐廳裡排隊是正常的,插隊是不對的,但是現在你看到有人插隊,要先會察顏觀色,不然你被人K了都還不知道是為什麼。這就是社會教給我們,要怎麼生存。所以行俠仗義也要看場合。我也會跟小孩說你們好可憐,有時候大人說你們還小啦,什麼都不懂;有時候又會說你們都這麼大了還什麼都不懂,很矛盾。

訂閱

訂閱文章

版權所有©本網站各內容及圖片均受中華民國著作權法及相關法令保護,非經WeGenius團隊及作者同意前不得轉載、重製、散佈、改作、轉貼、播送等行為,以免觸法。

出版單書

 

 

 

 

more<<

線上使用者

目前共有 0 個使用者2 位訪客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