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 WeGenius

本基金會不推薦任何醫療診斷、處置、器材、藥品以及美容、保健之用品與食品。無論何時,務必詢求專科醫師的建議。

長庚大學學務長‧趙崇義博士

WeGenius第8刊‧2003年

長庚大學學務長

趙崇義博士

本學期剛接任學務長職位的趙崇義教授,秉持著誠懇踏實的教學理念,積極推動理論與實務並重之教學特色…

1.目前大學與專科院校比比皆是,就讀大學或研究所的機會,遠比十年前的學生容易得多,想請問學務長,在這麼多的就學機會中,您覺得長庚大學最值得同學來就讀的優勢是什麼? 

長庚大學的師資、軟硬體設施、校園環境等都很優秀,在教育部評定研究、教學等各項指標,本校均列私校第一,並超越部分國立大學,而且本校一直維持低學費政策,每學期學雜費平均較其他私校節省一萬元左右,這些都可以從刊物或網路上看得很清楚。不過長庚大學最大的吸引力是來自王永慶董事長的大力支持,不管是在經濟的支援上或是在精神的鼓勵上。因為王董事長做事一項都是很有魄力,絕不拖泥帶水,要做就要做最好的,這不光是口頭上講講而已,舉例來說,王董事長白手起家創辦的台塑企業舉世聞名,所設立的長庚醫院,雖只有二十五年歷史,但現在已經是全國最好的醫院之一,還有長庚大學創立十五年,雖比不上一些名校來的歷史悠久,但在學術上的研究成果不會比那些名校來的差,今年教育部公布的去年各校發表在國際知名期刊的論文研究論文總數,例如SCI論文等等…,全國排名第六,每個老師平均發表論文數排名第五,次於台大,台大是1.81,我們是1.80,也就是說每個教授平均發表1.8論文,而發表論文前九名的學校中只有我們長庚是私立大學,我在這裡順帶提一下,全世界最好的幾所大學,如哈佛、耶魯、麻省理工、史丹佛、牛津、劍橋等都是私立大學。數字會說話,長庚現在有這樣的成果是因為我們一直秉持王董事長的經營理念:要做就做最好的,而我們在這樣的精神指導之下,努力再辦學,希望有朝一日,能成為東方的哈佛。

至於我們的辦學理念一開始就很清楚,就是理論與實務相結合,我覺得這也是現今面對這麼多就學機會中,長庚大學最值得同學來就讀的優勢。在王董事長的大力支持之下,長庚大學跟我們的關係企業都有很密切的合作關係,以醫技系為例,我們所有的同學,都一律到我們自己的林口長庚醫院臨床病理科去實習,這樣的做法好處是我們可以對自己的教學品質有絕對的掌控,不像有些學校,因為沒有像長庚醫院這麼大的教學醫院,所以必須分派到其他醫院去實習,但因為各個醫院的品管,教學品質都不太一樣,因此就沒有辦法完全的掌握教學的進度,倘若學校與其他相關企業不屬於同一系統、體制,就得互相協商,才能配合教學,如此一來會降低學習的效率。

而長庚醫院為了配合我們的教學,臨床病理科特別配置了六個教學醫檢師,所以他們有一部分的責任,一整個學期帶領我們的學生進行實習,我們的學生分成小組,在部分臨床教學可以PBL(Problem Based Learning,問題導向學習)的方式來帶領教學,所以學生在理論與實務相結合方面,我們應是全國做得最好的,所以我們學生的專業知識非常紮實,大學畢業後在社會上或者再繼續升學方面,都具有足夠的實力與其他人競爭。

2.請學務長為我們介紹醫學院的組織、現況以及未來發展的重點。

目前我們的醫學院有醫學系、護理系、醫技系、職治系、物治系還有呼吸照顧學系。呼吸照顧學系是一個三年制的專職班,供護理人員再繼續進修,除此之外還有中醫學系。另外研究所方面我們有臨床醫學研究所、基礎醫學研究所、醫學生物技術研究所、護理研究所、復健科學研究所、臨床行為醫學研究所、顱顏口腔醫學研究所,還有天然藥物研究所,且於92學年度增設生命科學系。

對於醫學院未來的整體發展,一個主要方向是醫學生物技術,就是生物技術在醫學這方面的應用,這也是目前我們醫學院主要的研究走向。校方為了配合整體發展的計畫,已經成立一些中心如基因體學中心(Genomic Center)、蛋白質體學核心實驗室、生物資訊研究中心(Bioinformatic Research Center)等,來配合這個計畫,另外我們現在正努力規劃組織工程中心及長壽醫學中心(Gerontological Medicine Center)。除此之外,也有一些跨院的合作,例如我們與工學院生化及生醫研究所合作,研發生醫材料等。

3.「新思維醫學教育」是長庚醫學院非常重視的教育方針,在您看來這對於學生的培育有什麼具體的影響?

這「新思維醫學教育」其實不光是只有我們長庚提出來而已,在很多學校的醫學院都有推行。我們長庚則是努力去推行這個教育方針,因為長庚具備了優良的師資和大型的教學醫院。像之前提到的Problem Based Learning就是這個方案的其中一個教學方式,運用PBL來進行小班教學,學生每班人數大概八人左右,這個人數最為適合,然而換個方面想想,這需要很多老師得投入才能實行,很多學校是沒有辦法有這麼多的師資來配合實施的。

至於到底什麼是PBL,我在這裡做個說明,其精神就是使學生Learn how to learn,用一個簡單方法說明,可能比較容易接受;二十年前我上生化的時候,是薄薄的一本書,為生物也是薄薄一本,那時候的微生物沒有分成免疫、細菌和病毒,現在每一門是都具有相當多的內容,生化現在也有分成分生和細胞生物,內容也不少,然而教學制度卻依然沒有改變,上課時數還是一樣,如果要用同樣的時間,來把比二十年前多出很多的內容全部吸收,是不太可能的事情,而且這個大學教育,已經有兩百多年的歷史了,在這個知識爆炸的時代,大學教育的方式已經不能跟以往一樣,這個思維須要有所改變。因此Problem Based Learning,最主要讓學生了解,當你碰到一個問題的時候,不管在任何狀況之下,你都知道該如何去尋找資訊,來解決所面對的問題,如果能把這種觀念成功的教導給學生,而當他碰到問題,他知道該怎麼去解決的話,那麼這將是一個成功的大學教育。

像我所任教的醫技系來說,我們從一年級開始就讓她們接觸到Problem Based Learning,醫技系一年級有一門叫作醫技概論的課程,這課程的主要目的是讓一年級的同學更了解醫檢這個專業,這堂課我們同時就投入了六個老師,學生共分成六組,每一組由一位老師來帶領,差不多每組有八個人。我們教導的方式,是由老師編寫教材,一開始就一個問題給學生,給他們一個實際的例子,讓他們去思考,去熟悉什麼叫作PBL,因為PBL最主要的精神是要以學生為主,而傳統教學則是以老師為主,老師寫什麼東西在黑板上,學生就照抄,比較被動式的教學,PBL是學生主導,老師基本上是旁觀者,他只是怕你離題太遠,要把你拉回來以及給予學生建議。學生要自己面對問題,並想辦法解決,最主要就是要學會Learn how to Learn and how to solve problem,通過這種PBL教學方式,同學們對醫技更了解,也更有興趣。

4.為配合政府推動「醫療器材本土化」及提升國內「醫療保健產業」科技水準,貴校特別設立「醫學工程學程」,請您為我們介紹此學程。選讀這個學程對同學有什麼幫助?

這個是我們學校機械系所發起的,當初背景是因為他們覺得當別人提起長庚大學,直覺上就會連想到醫學院,這也代表我們長庚的強勢是在醫學院,所以他們就想說我們工學院的同學如何利用在醫學上原有的資源,在這個方向可以更有發展的空間,所以第一步是在大學部課程成立了這個醫學工程學程供同學們選修。醫學工程學程裡頭又分成三個主要學習的方向,一個是醫療設備的開發,這部分屬於機械方面;一個是醫療影像,這部分比較屬於電子方面;最後一個是生醫材料,是屬於化材方面。

現在工學院成立了兩個研究所,一個叫做醫療機電研究所,是把醫療設備的開發及醫療影像結合在一起。生醫材料是由化材系開設一個新的生化及生醫工程研究所,所以要跨系甚至是跨院,包括醫學院的同學對工程有興趣的話,可以去修這個學程,修完學程以後如有興趣,要進研究所作進一步相關的研究,就有相關得基礎。譬如說,就醫療機電研究所而言,也許醫技系放射組的同學們在醫學影像方面有興趣,畢業以後不想往放射師這條路走,想要往研究所方向發展,有了修習這個學程所獲得的知識,就可以往這個領域繼續進修,或者投入這個領域去工作,因為我們這個學程的目的也是為了增加學生的就業機會,也就是給學生第二專長,這樣的一個學程並不是從他們的學位裡頭就看得出來,所以我們學校會發給一張證書。此學程是十五學分到二十個學分,差不多有七、八門課,學生必須修滿這些課,才能完成這個學程,取得證書。

這個學程也是教育部前幾年向各個學校推動的,教育部覺得現在大學生畢業生越來越多,如果只以本科系的專長來尋找宮ˋ,在就業上並不容易,舉個例子,以醫技系來說,各個大學的醫技系畢業生,包括技術學院的醫檢組畢業學生差不多有一千五百人,按照國家衛生研究院所公佈的資料來看,所以如果畢業生都要做醫檢師的話,將有一千兩百個畢業生找不到工作,所以勢必要尋找第二專長。

至於這個學程的證書教育教育部目前有在考慮,是否把它變成一個正式、公認的文件,而不是只是參考性質。不過現在還是每個學校自己審核。等這個體制健全後,每個學校都有實施這個措施,相信可以成為一個正式的文憑。

趙崇義教授再接受學務長職位前,是擔任長庚醫技系的系主任,在生物技術上有相當的研究…

5.在生物醫學的研究領域中,您覺得哪些醫事技術的發展會對生物醫學最有幫助?

生物醫學部分的發展,我覺得新的診斷方法的研發這一部份,從醫技的角度可以提供很大的幫助,而且這也是一個很可行的方法。

全世界,包括美國在內,沒有任何的醫技系比我們台灣的醫技系的師資、學生訓練更好。台灣的醫技系,從某個角度來說,可以算是一個奇杷,因為當初教育部規定說三個系成立一個願,大家都知道醫學系,護理系是必須的,盛下一個就多成立了一個醫技系,可是這種人力需求是不成比例的,醫技系沒有像醫師、護士這麼多的必要,查一查美國大學中沒有幾個有設立醫技系。但是台灣醫技系的老師,從教育部的角度看來,對於研究、教學、發表論文等等之類的要求都跟醫學系的老師一樣,並沒有特別的輕鬆。所以在這樣的特殊情況之下,我們有很強的醫技系師資和所訓練出來的學生。如果我們能夠整合這些力量的話,從事這些檢驗試劑、診斷方法的研發,我想對我們的生物醫學會有很大的幫助。單就長庚醫技系而言,因為有長庚醫院可提供大量的病患資料和檢測樣本,所以在發展檢驗試劑方面將會事半功倍。而在新藥的研發上往往需要10年以上的時間才可從研發階段到臨床試驗最後到上市,同時也需要大量的資金,我想以台灣目前的環境比較困難。而在發展檢驗試劑和診斷方法的研究以及生物晶片方面的研發所需要的時間較短,也比較適合台灣。

6.您覺得想要從事這些生醫高科技技術的學生應具備哪些能力或特質?

我覺得想從事這方面研究的學生基本上還是必須對Human biology(人體生物)有興趣,如果學生對這部分沒有興趣的話,可能念起來會事倍功半。當然興趣也是可以培養的,不過還是希望能因為喜歡這方面才來就讀,而不是因為什麼聯考成績高低等等的原因。

另外讀這種生物科學或生命技術方面的學科,就是要夠大膽,不怕血,有時候可能要殺老鼠、兔子等,這個東西有些人是永遠做不來的。像現在有很多的生物科技要作所謂得藥株抗體,那一定要殺老鼠,像我們學校有人在研究藥對神經系統的影響,每天大概都要殺十幾隻老鼠。

另外在能力方面,譬如說喜歡做實驗,實際動手去做,而不是只喜歡看書而不喜歡動手做。但這也不是說看書就不重要,而是實際和理論必須並重。這對國人是比較困難,國人比較喜歡用想的,像物理、數學方面國人就比較厲害,不過來讀這方面相關課系的人,就一定要動手,而且要不怕學,要懂得刻苦耐勞。

訂閱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