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 WeGenius

本基金會不推薦任何醫療診斷、處置、器材、藥品以及美容、保健之用品與食品。無論何時,務必詢求專科醫師的建議。

台大醫院李嘉哲醫師 消化內科

eenius35刊‧2012年‧

台大醫院‧李嘉哲醫師【醫師介紹】

劉亦棻/薛淳元 專訪

1.請問您為何會想成為醫師呢?怎麼會選擇消化內科

就讀高中時我並不知道自己的興趣在哪裡,我的父親和兄長都是醫師,所以我就依循他們的方向選擇了醫科。擔任住院醫師期間,在消化內科看到了許多B型肝炎、肝硬化及肝癌的病人,當時的治療方法及藥物並不發達,消化內科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所以我選擇消化內科希望自己有機會幫助更多的病人。

2. 常在廣告上面看到服用某些食品或藥物,能有效改善肝功能指數?請問肝功能指數不好是什麼意思?

肝功能檢查有很多項目,一般廣告常提到的肝功能指數多半是指肝臟發炎的指數,像是GOP、GPT,事實上,白蛋白、膽紅素、凝血酶原時間,這三項指數才是真正代表了肝臟的功能。GOP、GPT指數高,表示肝臟有發炎的情形,但不表示肝臟的功能好或壞。以台大醫院的檢查數據為例,若男性GOT>37、GPT>41,就表示有肝臟發炎的情形。

肝臟發炎的原因可能是受到病毒感染,服用藥物引起,或是病人自體免疫系統出了問題。一些脂脂肝的病患肝臟也會發炎,還有飲酒過量也會造成肝臟發炎。在台灣,服用藥物引起的肝臟發炎很常見,任何一種藥物都有可能造成肝臟的發炎。一般市面上肝的輔助食品效果未獲證實,民眾肝不好還是要就醫才對。

3. 肝炎患者檢查出血液中有抗體後,為什麼還要再去醫院追蹤?有了抗體不就表示痊癒了?

 病毒性肝炎分成A型、B型、C型、D型、E型五種。人體在感染A型、E型肝炎病毒後,如果驗出血液中產生了抗體,那麼以後就不會再得到A型、E型肝炎,病人不需要再回醫院追蹤。

 人體在感染B型肝炎病毒後,血液裡面會檢查出兩種抗體,一個是表面抗原的抗體,這是對人體具有保護性的抗體 ;另一個是核心抗體,這是對人體沒有保護性的抗體,只表示病患得過B型肝炎 。

 有些B型肝炎的患者很幸運,在得病幾十年後,血液裡面的B肝表面抗原消失、表面抗原的抗體出現,看起來是康復了,但是還是需要持續追蹤,因為其中一些患者的血液裡面,還是檢測的到微量的B肝病毒,未來肝炎有可能復發。台灣自1984年推行替新生兒施打B型肝炎疫苗預防肝炎,近年來發現到有些施打過疫苗的民眾體內的表面抗原的抗體消失了。究竟這些民眾要不要再補打疫苗?目前認為除B型肝炎感染高危險群(如血液透析病人、器官移植病人、接受血液製劑者、免疫不全者;多重性伴侶、注射藥癮者等) 並不建議再追加施打疫苗。

若感染了C型肝炎,我們也可以從血液中檢驗出C型肝炎抗體。但這抗體並不具保護力。即使治好了病人的C型肝炎,C型肝炎抗體仍會持續存在。這些病人日後還是有可能再次得到C型肝炎 。因此,只要得過C型肝炎的病患,一定要持續追蹤檢查 。

總之,得過B型肝炎、C型肝炎的患者一定要定期驗血並做超音波檢查。

4.現在科技進步,醫學影像檢查例如超音波、電腦斷層、磁振造影、血管攝影和正子掃描,可以幫助我們檢查出許多疾病,對於肝臟疾病的健康檢查,我們怎麼知道自己要做哪些檢查?

人體肝臟有很大儲備的功能,要受到一定程度的傷害,肝功能才會顯示異常。肝臟沒有痛覺神經分佈,所以不會感到疼痛。 因此等到身體不舒服才來醫院就醫,肝病可能已經嚴重。

一般民眾在健康檢查時要驗血檢查肝功能。血液的檢測並不能反應肝或膽是否長了腫瘤,所以要配合超音波檢查。另外要驗血液中的胎兒蛋白,因為肝癌病患的胎兒蛋白指數可能會升高。B型肝炎、C型肝炎患者通常每6個月就要做超音波檢查。若懷疑有腫瘤 1~3個月就要回診。

電腦斷層、磁振造影、血管攝影和正子掃描,則是在超音波檢查有異常發現時再決定是否使用。

5.治療B型肝炎的用藥為什麼會有抗藥性?如果發生抗藥性該怎麼辦呢?

B型肝炎病毒在複製時很容易發生變異,也就是說B型肝炎病毒的後代 的DNA 和前一代不會全部相同。如果發生變異的部位,剛好是藥物作用的部位,那麼對藥物沒有反應的後代病毒就會存活下來一再複製茁壯,這樣就產生了抗藥性。大約10多年前治療B型肝炎的用藥,像是干安能,病患用藥的第一年,約有百分之二十會有抗藥性;用藥的第三年,約有百分之六十會有抗藥性。這幾年新發展的貝樂克,病患用藥兩年,約有百分之三的人會有抗藥性。去年才上市的惠立妥抗藥性更低。B肝藥物治療效果算近年來進步很多。 若病患有了抗藥性,我們會加入干適能,或是改用高劑量的貝樂克治療。另外也可以考慮改以長效型干擾素治療。

6.肝病患者的腎功能可能會出現什麼問題?可能要洗腎嗎?

通常肝病不會影響到腎功能,但在嚴重急性或慢性肝病患者可能會產生肝腎症候群的問題。當肝衰竭時,某些病患腎臟功能會急速惡化,即使洗腎死亡率也很高。

7.肝病患者一定會發生食道靜脈曲張嗎?可以預防嗎?

食道靜脈曲張多數是發生在有肝硬化的病患,我們人體脾臟或腸胃及一部份食道的靜脈血液要經過肝臟門脈流到肝靜脈再流到下腔靜脈,如果肝發生硬化會影響血液流通,引起門脈壓增加,此時食道黏膜的靜脈會因為壓力過大而曲張,嚴重時會破裂出血。現在B型肝炎和C肝肝炎的治療效果很好,如果民眾發現肝功能指數異常時,一定要來醫院檢查治療。只要控制好不讓肝臟繼續發炎,就不會發生肝硬化,也就不會有食道靜脈曲張的問題。

8.為什麼不當的性行為或使用毒品容易得到D型肝炎?

除了A型及E型肝炎,B型、C型及D型病毒肝炎都是經由血液感染。台灣在1988年流行病學調查時發現性工作者及注射毒品的毒隱患者,感染D肝炎的比例很高,為50%至80%。由於衛生單位加強宣導,教導民眾做好防範措施,使用保險套和避免共用針頭,在2001年再次調查發現性工作者及毒隱患者約剩下5至14%患有D肝炎,遠比過去低。其實性工作者及注射毒品的毒隱患者罹患B及C型肝癌的比例也高。民眾應避免不當性行為或注射毒品,以避免罹患病毒性肝炎。

9.您為何從事基因工程的研究?這些研究對肝病治療有什麼幫助?

二十多年前在我剛完成住院醫師訓練時,肝炎的治療是很困難的,因為能用的藥物很少。那時基因工程的研究正興起,大家都想從分子生物學的角度研究病毒,所以我也從事了基因工程的研究來了解肝炎病毒複製及致病的機轉。現在許多國際大藥廠都研發了有效治療肝炎的藥物。基因工程的研究經驗,讓我在替病人用藥時會更清楚藥物作用的機轉及成效。

10.二十世紀下半葉,隨著電子科技的發展,有一部分人認為人體的電場和磁場與健康息息相關。類似的理論在中醫是以氣血經脈來解釋。想請您為我們介紹能量醫學(Energy Medicine),它和另類療法(Alternative Health Care)不一樣嗎?

大約20年前我在美國進修時,選了UCLA一門專門開給醫師的針灸課程,對於經脈有了一些概念,也見證了針灸的療效。10年前內人在美國親友的介紹下,經由一種特殊治療治好了困擾已久的過敏性鼻炎。當時我也陪同妻子在旁觀看,對於受過正規西方醫學教育的我來說,不能理解為什麼過敏可以治癒。後來,我上網探詢此種治療方法,找到了美國在教導此種治療的單位,數度去美國學習,也了解到此種治療過敏的方法是應用了能量醫學的原理。

正規的西方醫學將其他的醫療方式都統稱做輔助及另類醫療,美國國家輔助與替代醫療中心(NCCAM)將替代醫療分成五大類,能量醫學就屬於其中一大類。能量醫學認為維繫人體正常運作的主要為能量系統, 西方醫學所提之呼吸、循環、消化,神經、肌肉骨骼等系統出現問題一定是能量系統先有異常。反之,只要能量系統通暢其他系統就能正常運作。 人體有九種能量系統,其中與治療疾病較有關是經脈及脈輪系統只要維持經脈及脈輪系統通暢就能健康。相對於西方醫學由微觀的分子生物或細胞生物來探討人體,它是以巨觀的觀點來看人體。西方醫學將人當成是一個生物機器,注重的是生理及生物化學方面的問題,著重的是診斷及治療疾病。能量醫學認為人是個動態的能量系統,著重的是測知能量系統何處受到干擾,如何去除干擾,讓能量流暢無礙,只要能量系統正常運作,疾病自然消除。其它替代醫療有大部分治療結果也是調控了能量系統,跟能量醫學其實是相通的。

11.能量醫學對於過敏治療有哪些幫助呢?

從能量醫學的角度來看,任何物質從無生物到有生物都有獨特的能量訊息。有些物質接近人時,它的能量訊息會干擾人的經脈系統,使其流通受阻,而引起過敏反應。如果此干擾沒排除,更多相似的干擾會產生,造成身體功能失常,進而產生各種疾病。此過敏反應可能是免疫系統的異常反應,也可能是其它系統或器官的失常,端看干擾到何種經脈而定。而能量醫學的治療方式是讓患者的經脈系統學會如何應對過敏原,當過敏原接近身體時讓經脈系統維持通暢,那麼患者的過敏反應就能夠去除。此種治療方法最廣為人知的是南氏去敏法(NAET,Nambudripad's Allergy Elimination Techniques )。它是1983年由Nambudripad應用了整脊學、針灸學及營養學的原理所發展出的一種去除各種過敏,及治療因過敏所引起的疾病的方法。在這幾年來已治癒了數以萬計的過敏病例。

目前我們正進行以NAET治療對螃蟹過敏者之雙盲對照組研究計畫,希望證明NAET除了可去除過敏症狀外,過敏者血中的螃蟹特異性IgE及皮膚點刺試驗也會改善。有了研究佐證,將可以推廣此治療方法,造福為過敏所苦的民眾。

12.對於有志從事醫學工作的學生,您會給予什麼建議?

不可諱言很多人在高中畢業時還沒有特別的興趣,報考醫學系,只是因醫師收入不錯,又有一定社會地位。對於數理好的學生,考上醫學系比較容易,但是如果對人不感興趣,從事醫學就會覺得枯燥無趣,尤其到了大三、大四,醫學系有許多主要課程多半是要死記的,有些醫學生會無法適應。有志從事醫學工作的學生無論以後是想從事臨床工作、基礎研究或是兩者兼具,要多涉獵醫學以外尤其是人文方面的知識,擴展自己的視野,以後能以宏觀角度審視病人,而非專注在病而已。

訂閱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