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 WeGenius

本基金會不推薦任何醫療診斷、處置、器材、藥品以及美容、保健之用品與食品。無論何時,務必詢求專科醫師的建議。

台灣抗癌之母 彭汪嘉康 院士

eenius第32刊‧2010年‧

台灣抗癌之母‧彭汪嘉康院士【醫師介紹】

劉亦棻/薛淳元 專訪

薛淳元與彭汪院士合影

 

 

1.您為什麼想要成為醫師呢?

1948年 由於父親在台灣工作,我們一家人來到了台灣。如果不是因為戰亂,我就會留在上海唸醫科了。我有一個小我很多歲的弟弟,當年在大陸得了肺炎,過去幼童感染肺炎是很難醫治的病,不過當時已經有盤尼西林可以治療,而醫師卻沒有極積去找到藥醫治弟弟,我的弟弟很不幸的死了。那時我就告訴自己,將來要成為一位能救人命的醫師。

後來我進入了台大醫學系,我的個性喜歡迅速的解決問題,我想自己很適合外科,因為替病人完成了手術,只要在術後確認病患復原狀況良好就大功告成,病人頂多再回診一、二次,檢查傷口癒合情形。不像在內科總是來來回回要替病人看診好幾次也不一定能治好,一直開藥給病人卻無法根治讓我覺得有些使不上力。我很喜歡替病人完成手術看著他們開心出院回家。

畢業後班上很多同學都留在台大醫院外科,我是台大外科第一位女醫師,其實從住院醫師一路到總醫師,最後能留在台大醫院工作的機會是很少的,剛巧我的一位朋友在波士頓,他知道當地有一間婦幼醫院在徵女醫師,那間醫院的外科主任及多數醫師都是女性,所以我就前去那裡進修受訓。

因為我不是美國公民,也不是美國醫學系畢業生,所以我在波士頓受完外科醫師住院總醫師訓練後,竟然沒有資格在美國考外科醫師執照,這讓我很受挫。當時美國只有病理科和麻醉科可以讓公民以外的人考照,因為這兩科美國人不太願意做。

2.當您無法如願在美國從事外科醫師工作時,您是如何讓自己擺開失落情緒,專心投入癌症細胞相關染色體及基因的研究?

離開台灣時,原本我答應了台大外科林天佑主任,等我受訓完就回台大醫院跟隨他行醫,林教授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醫師,他發明用手指來動肝臟手術,因為肝很脆弱易出血,如果用手指壓平肝臟再縫合傷口就很容易。後來我想班上優秀的同學都留在台大外科,我沒有回台灣也不會讓醫院有損失,只是心理上對林教授總覺得很抱歉。

無法在美國考執照一事給我的打擊很大。那時我和先生相遇正打算要結婚,他在華盛頓工作,於是我就想先找一家醫院再擔任一年住院總醫師工作。醫院主管看到我的經驗很滿意,見到我本人時卻十分驚訝!怎麼來的是一位女醫師?!原來他看到我的履歷時一直以為我是男醫師,美國人通常很難從東方人的譯名知道性別。

那位主管要我在七月一日正式上班,我問他說可以晚一星期嗎?我七月四日結?,前前後後 總是要辦妥一些鎖事。當下主管就叫我不用去了,我心裡好難過。雖然我先生擔任工程師,收入足以養家過活,但是想到自己一路在美國求學為的就是能有機會發揮專長,找不到工作真的讓我很挫折。

從前出國唸書的留學生真的都很窮,先前我在波士頓工作收入也很少,一個月是50元美金,想在廉價商店買條便宜的裙子都要 5~10 元美金,我心想不論如何有份工作也能讓經濟寬裕些,而且不工作,書好像都白唸了一樣。剛好先生的朋友認識一位藥物專家陸地利,他是拿了庚子賠款的公費在美國留學的中國學生,後來他留在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IH;簡稱國衛院)工作, 他建議我去國衛院工作,但是我得要先想清楚自己研究的計劃和目標。

1958年我就看過一篇研究,華裔科學家蔣有興(J. H. Tjio)和瑞典科學家李文(Albert Levan)一起發現人類染色體不是48個,而是46個,之後科學家陸續發現到唐氏症孩童的染色體是47個,這讓我想到人類的癌症會不會也和染色體有關係?

在外科時我曾經做過一些病理研究,但是我沒有好的方法去研究細胞的變化。一般動物身上有幾個地方的細胞成長特別快,像是眼角膜、口腔黏膜,不小心刮傷了很快就會好,所以我曾經重複的麻醉兔子,刮傷眼角膜來收取分裂的細胞,但這個方法效果差也對兔子不好。

也許我的遭遇應驗了古人說的“船到橋頭自然直”,如果不能擔任外科醫師,能夠有機會做研究,解答自己心裡長久的疑惑也是一個不錯的機會,因為我真的很想研究腫瘤細胞的成長及分裂,如此就能看到染色體的變化。

在美國國衛院面試時我向上司Dr. Frie提出了我的想法,他是一位腫瘤內科醫師,他非常歡迎我去工作,同時很開心的參加了我的婚禮,於是我就加入了他的研究團隊。正式上班的前一天晚上,我先生還特別開車帶著我走一遍隔天上班的路線,那時候城市的地面電車雖然停駛了,不過軌道都還在,他叮嚀我出門直走看到軌道轉彎再直走就可以到醫院。

第二天一早我很高興的開車去上班,可是怎麼就是看不到電車軌道?我一路開車居然到了另一家醫院,那裡的工作人員熱心的告訴我該如何去我上班的地方,我很困惑的問為什麼我就是找不到電車軌道?大家頓時笑的東倒西歪,因為工人在深夜施工把軌道都拆除淨空了。

雖然第一天上班遲到兩個多小時讓我很不好意思,而我卻覺得老天對我很眷顧,那位發現染色體有46個的Dr. Tjio兩個月前才剛到NIH工作,我心裡想“我得救了”!Dr. Tjio是一位遺傳學的專家,他當時就能夠培養胎兒的肺細胞,於是我請求Dr. Frie讓我有三個月的時間跟著Dr. Tjio學習培養細胞的技術,這樣我就有能力做腫瘤細胞的研究。

3.當時為什麼會選擇研究白血病呢?

NIH是專門治療兒童白血病及成人白血病的醫院,在1960年代兒童白血病患者很少有人能活超過兩年,到了1970年代約80%都有五年的存活期,後來漸漸的很多小病人都能康復長大成人並結?生子,這是NIH對全球人民最大的貢獻。

對於白血病的追蹤,常要用骨髓細胞才能做診斷。骨髓細胞是人體分製細胞最多的地方,我跟隨Dr. Tjio三個月後成功的找到了骨髓細胞分裂的方法,並且發表成論文。如果沒有遇到Dr. Tjio,我可能花一、二年都還找不出好的技術。三個月期滿後,Dr. Tjio仍然把我借調去跟著他做了好幾年的研究,他教會了我許多東西,我的老師是我最景仰和崇拜的人。

在我跟隨Dr. Tjio研究的第一年,我從六位慢性骨髓性白血病的病人身上發現到一個與白血病相關的染色體,Dr. Tjio說等我找足十個案例再發表研究論文也不遲,沒想到費城醫院(Philadelphia Hospital)就早了我一步先發表研究結果,在科學研究的競爭是很激烈的,先發表了論文的人就能成為這個新發現的代表人物,於是這個染色體就無法以NIH命名。

這個我們稱做是「ph’染色體」的費城染色體(Philadelphia chromosome, Ph’chromosome)由諾維爾(Nowell)和韓戈福(Hungerford)在1960年發表,研究發現到在慢性骨髓性白血病(CML)患者血液腫瘤細胞內的染色體會出現異常:一個第22號染色體會變得比較短,導致DNA缺失了一段。

4.對一位年輕科學家來說,擦身而過失去了嶄露頭角的大好機會,您怎麼還有熱情再投身研究?

這件事情確實讓我很覺得懊惱、挫敗,心理真的很不痛快。有些時候我都會想,為什麼我當時不堅持要發表論文呢?Dr. Tjio 和我不但能成為這個染色體原創的發現者,如果加上我後來對癌症細胞染色體變異研究有那麼多的新發現,那我真的可以得到生物醫學研究的最高殊榮。

在當時我安慰自己說能夠生長在一個衣食無虞的家庭,從求學到就業一路走來總是有很多人栽培我、幫助我,人生似乎不應該一次就把所有的幸運用完,而且人類有那麼多的腫瘤疾病還沒有找到相關的染色體變異,我還有很大的空間可以去努力。人生就是如此,如果只把焦點放在不開心的事情,你就喪失了勇往直前的動力。

後來我在日後的研究找到了很多其他的腫瘤指標,不論是骨髓性白血病、淋巴性白血病,或是淋巴腺癌及其他各種癌症,我想讓大家知道癌症與染色體變異是真的有關係。在國際上我也發表了在許多相關的論文研究,得到很多肯定,於是也有人特別來找我協助研究他們解決不了的問題,除了人類以外,我們證實了其他動物癌症也會發生染色體的變異。

5.其他動物得到癌症也會讓染色體發生變異?

舉個例子來說,在歐洲有一種很受歡迎的魚,叫做Pike Fish,牠的生長繁殖迅速,肉質細嫩味美,經濟價值非常好。在繁殖期Pike Fish會成群游到海邊的淺灘,交配的過程中興奮的魚兒很容易被沙石劃破皮膚,如果其中一條魚牠患有淋巴腺癌,那麼繁殖期結束後50%的魚都會得病。

如果得到淋巴腺癌的Pike Fish夠強壯,牠身上的腫瘤會消失,否則就會全身引發死亡。當時已經知道Pike Fish的淋巴腺癌起因於一種病毒感染,我的一位朋友找到了病毒感染的副產物,正常的基因運作是從DNA→RNA→蛋白質,而這個病毒能把魚DNA→RNA的過程反轉成RNA→DNA,他們希望我能證實受到感染罹癌魚隻的染色體發生變異。

我受邀到瑞典,每天去海港拿生病的魚回實驗室做研究,漁民會把不健康的魚分裝留給我們。Pike Fish的研究結果後來發表在Science期刊上面。我也研究過老鼠和狗的淋巴腺癌,狗的淋巴腺癌也會傳染,研究結果顯示動物的癌症也都會因染色體的基因發生改變。

6.除了病毒感染,還有什麼原因會引發癌症?為什麼同樣感染到病毒,有的人或動物就是不會得到癌症?

病毒感染、細菌感染和慢性發炎都會引發惡性腫瘤,像是B型肝炎病毒會造成肝癌,胃幽門螺旋菌造成胃癌,肺部長期發炎的病灶也會引發肺癌。肝吸血蟲如果長期存在膽囊裡面,膽囊容易長瘤。EB病毒容易引起淋巴腺球發炎,這種病毒有的會在全球都散佈流行,有的只會在某個地區造成流行。

感染EB病毒會轉變成 Infections Mononucleosis 讓年輕人發生肝臟、脾臟和淋巴腺腫大,又稱Kissing Disease是因為很容易親吻時經由唾液感染,有的孩子可能要經一、二年才會痊癒,在非洲孩子感染EB病毒會變成Burkitt's淋巴癌,在台灣、廣東如果感染過EB病毒,成年後容易罹患鼻咽癌。

人類有三萬多個基因,如果少了一個基因或是某個基因發生變異,那就會生病。遺傳、感染、化學物質的刺激及過量放射線,都會讓人體基因發生變化,我們的免疫系統T細胞原本是有能力去消滅體內不正常的細胞,但是免疫力差就無法殺死不好的細胞,於是形成了癌症。

7.癌症細胞染色體變異的研究如何幫助治療癌症呢?

這些研究在癌症的診斷及治療上有很大的幫助。既然癌症會導致染色體基因發生變異,所以在治療癌症時,如果檢查結果顯示病患染色體基因恢復正常不再變異,那就表示病人痊癒了。在治療過程中,可以看到帶有變異基因的癌細胞會快速消失減少,能幫助我斷定下一步再給病患什麼藥物。

8.染色體基因的研究能對人類有什麼幫助?癌症的基因治療可行嗎?

這些研究除了對治療癌症有幫助,也能幫助藥物研發,還能夠做一些遺傳疾病的產前診斷,預防遺傳疾病的發生。

人體23對共46個染色體,23個來自父親,23個來自母親,你有機會從任何一方得到帶有缺陷的基因,假如從父親那裡得到了有缺陷的基因,只要母親相同的基因是正常,就能夠補足這個基因的功能。研究上我們發現癌症病人同一對的兩個基因都有變異,在已報告的研究上,稱為雙擊原理 (Two Bit Theory)。

優生學的目的就在於要避免缺陷基因相結合,其中母親的基因又更顯重要。一些神經肌肉系統疾病的遺傳物質是存在於細胞質的粒腺體,當精子與卵結合時,精子只有頭部進入卵,整個受精卵的細胞質幾乎都是源自於母體的卵,所以像是先天肌肉萎縮就很容易從母系傳到子女。

大多數的遺傳物質還是在細胞核,只是來自於父親的Y染色體比母親的X染色體來的小,因此母系的基因對兒子就很重要。就拿血友病來說,掌管凝血因子的基因在X染色體上,少了一個凝血基因就會有血友病,只要母親的凝血因子基因有缺陷,兒子就會成為血友病。目前有些遺傳疾病是可以在產前診斷預防。

至於癌症的基因治療目前還不成功。在國外基因治療曾經用在患有免疫疾病被稱做是“泡泡龍”的孩子身上,結果有幾位受治療的小病人,罹患白血症而過世。因為技術上沒辦法把想要轉殖的治療基因正確無誤的放在病患致病缺陷的基因上。就算是能夠殖到正確的基因位置,我們也沒有辦法有效控制這個基因的功能。

舉個例子來說,科學家有技術可以找到控制胰島素分泌的基因,能用轉殖技術去改造基因,可是我們沒有辦法去控制基因對胰島素分泌的量,也就是說,修改過的基因可能會讓胰島素分泌過量反而讓病患血糖過低,這就違背了治療的目標。

找不到轉殖基因的載體是基因治療的另一個問題,不適當的載體反而會引發病人其他致死疾病。所以對癌症的治療許多人還是把焦點放在研發標靶藥物,由於基因比較難操控,我們就利用標靶藥物去破壞癌細胞特性的酵素,少了酵素就合成不了蛋白質,癌細胞就被破壞。有的標靶藥物則是可以直接阻斷蛋白質的釋放,能有效控制癌細胞生成。

9.您為什麼想要回台灣從事癌症研究呢?

在美國國衛院我專門做腫瘤的治療研究,所以我有很多機會能夠接觸到最新的抗癌藥物,許多台灣人在多方打聽後就會專程到美國找我治療。當時我就在想,有經濟能力找的到管道的病友會來美國找我,那麼其他的病人在台灣出不了國該怎麼辦?說不一定也有些癌症病人還是可以醫治的。

隨著美國政府的財政預算縮減,NIH 只願意提供美國公民癌症最新臨床藥物,在美國我沒有機會替更多的華人爭取癌症用藥,所以我想乾脆回來台灣,我最大的心願就是要讓台灣民眾能夠得到和全世界同步、最新、最好的癌症治療。

常有人會對我說,現在台灣癌症治療能與歐美同等級是我的功勞,我都會告訴他們絕對不能這麼說,這是大家同心協力的成果。記得我剛回到台灣整建組織癌症治療體系時,許多醫院的院長及醫師都非常熱心提供人力及物力,像是當時榮總羅光瑞院長就提供了一整層病房,讓我能動用人脈去邀請美國專家來台灣訓練我們的腫瘤醫師。

外界的人可能無法了解,對於身為醫師的人來說,能夠治好疾病、讓病人充滿希望的活著,這是多麼美好的一件事!二十年前台灣癌症病患的存活期卻只有一年半載!醫師只能滿懷無力感看著病人死去。所以能夠提昇台灣癌症治療的品質是多數醫師的共同心願,我則是從國外尋求各種資源,把經驗傳承給每一位種子醫師,讓他們在台灣每個腫瘤專科開花結果。

10.台灣人的癌症有什麼特性?對國人的癌症治療,您最想要完成什麼目標呢?

我從 1994年回來台灣有十六年了,這些年來國人癌症的發生是有些變化,現在我們台灣的肝癌、肺癌還是位居一、二名,鼻咽癌和東南亞及廣東地區一樣是高發生率,而台灣胃癌的發生率不像各先進國家有明顯下降,但是子宮頸癌下降很多,肺癌、乳癌和大腸直腸癌是上升,口腔癌近年成為45-55歲男性癌症第一位。

乳癌、大腸直腸癌及攝護腺癌是因為飲食的歐美化而增加,子宮頸癌下降則應感謝衛生署國健局的子宮頸抹片的早期篩檢,早期發現治療很容易。口腔癌和肺癌則起因於不良的生活習慣,像是煙、酒和檳榔,其實是可以預防的。

我最希望做到的就是台灣人得到腫瘤疾病就能在台灣治療,不需要再辛苦去國外就醫。其次,像是肝癌和鼻咽癌這種在台灣常見的癌症,我們希望台灣的治療經驗及口碑,能讓國外的病人願意選擇來台灣治病。

11.目前您在萬芳醫院癌症中心想要完成的計劃是什麼?希望給國入癌症治療提供哪些幫助?

腦癌的病患在台灣的存活期約兩年,這是一件可以改善的事情。台北醫學大學邱文達校長有一個極成熟優秀的腦神經外科工作團隊,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簡稱北醫附醫)、萬芳醫院和雙和醫院是一個健全完備的醫療體系,目前我的工作就是整合規劃這些醫院的癌症治療工作,同時要針對腦癌建立好的治療模式,現階段我的工作重點在雙和醫院、萬芳醫院、及北醫附醫,我想先推動腦腫瘤專科醫師的訓練,有了優秀的醫師投入,就能提供病人更好的治療。

12.許多癌症病人會病急亂投醫,您認為民眾對癌症治療該有哪些正確的觀念?

癌症治療的首要目標就是根除癌症,再來就是有效延長病人的生存期。目前能夠直接以標靶藥物治療好的是一種慢性骨髓性白血病,但是其他的癌症並沒有辦法用標靶藥物直接治癒。如果病人是癌症晚期,只要不是末期,我們是可以用標靶藥物延長他的生命。

在癌症治療上我們要有一個正確的觀念,不是愈早使用到昂貴的標靶藥物就是對疾病做了最好的治療,用藥是要看目的和時機,我們可以按步就班的先用其他藥物來有效延長病人生命,作有效的治療。標靶藥物是最近十年來的新藥,臨床上以證明,如只用標靶藥物,其療效有限,如合併現有化療效物,其效果就增加多倍。

有一種情形醫師會把標靶藥物治療放在病患癌症用藥的前期,就是經過評估癌症有機會根治,此時才會把化學治療和標靶藥物同時搭配使用。如果病人不可能痊癒,標靶藥物常常放在後期才使用。目前健保對標靶藥物給付的限制是有這樣的考量。

一些病人有能力自費卻過早使用了標靶藥物,轉院來到我的門診求助時,老實說我也束手無策。以肺癌治療來講,剛發病的病人身體狀況都不錯,採取化療他們的體力都能負荷,也能有效控制病情惡化。如果到了癌症晚期病人身體承受不了化療,我們再針對他的癌細胞類型採用標靶治療,病人都會有很好的生存期。

如果發現癌症的時間愈早就愈容易根治不再復發。當癌症發生轉移時治療的目標就是延長生命期,同時要維持病人良好的生活品質,讓病人可以去完成他在有限的時間裡想要做的事情。如果病人吃不好、睡不好又成天嘔吐腹瀉,生活步調一團糟,這就稱不上是好的治療。

13.您年輕時心目中的第一理想是成為外科醫師,因為那時您會覺得內科治療工作沒有立竿見影的效果,您從台灣第一位外科女醫師到現在成為受人景仰的台灣癌症之母,人生的變化真的是出乎自己預期嗎?

對啊~人一生訂定的目標往往會和你能完成的使命截然不同。

但是有一件事情我很確定:『病人能高興回家就是我心理最大的願望。』所以不管當外科或腫瘤科都是可以讓病人安心回家,那我就很滿足,這件事情就足以讓我開心快樂。我這一生在物質上不是最富裕,但在精神上我真的很富足。

其實,現在如果有病人無法治好,我心裡還是會難過,但總是要鼓勵自己不要傷心,因為自己盡力了。腫瘤科醫師常要面對這個心理調適,最難調適的是小兒腫瘤科醫師。過去我在美國國衛院工作時,就有一位醫師跳樓身亡,另一位醫師注射嗎啡自殺,因為他們承受不了照顧那麼久的孩子病故。所以後來我每週都會找一位精神科醫師到腫瘤科,強制要求每位醫師週五傍晚4:00~5:00一定要來上課,要全體醫師都有正確抒發情緒的方法。

醫師對於過世的病人案例要檢討,目的是改善治療方式,不能再犯錯是醫師的責任,不要把煩惱帶回家是我的原則。醫師每天要面對很多病人,大家都還會互相討論病例交換意見,想替病人找到最好的治療方法,如果沒有改善空間就應當學會不去計較,要懂得把心力放在可以完成的事情上面。

14.您是台灣第一位女外科醫師,第一位發現血癌染色體變異的科學家,首位獲得美國亞瑟.弗萊明獎的女性,更是台灣癌症之母。您是如何不受外在光環的影響,仍能堅守自己的信念,把專注力及影響力放在自己專業領域上面?

不論我在美國或是台灣,都有不少女性團體希望我能參加她們的活動為女性朋友發聲,通常我不太參與這類活動,少數的活動參與是因為大家想從我的專業知識得到一些想法或幫助。美國國衛院在我進去三十年後才有第二位女醫師留下成為主治醫師,老實說,我認為女性在職場就是要以自己的專業能力來達到妳的位子,這和男性沒有什麼差別,也許剛開始會受到些挫折,但是實力可以讓妳爭取到機會。如果沒有實力而去佔有職務只會造成自己的痛苦。

在我年輕時女性如果要成為職業婦女,妳就等於是同時選擇了職場和家務兩份工作,男性不太願意分擔家事。現在男性比較願意分擔家務,大概是因為家電產品讓家事變得輕鬆許多,時代潮流有這樣的變化也很不錯,夫妻可以分工做自己擅長的家事。

我現在回家還是喜歡自己燒飯做菜,看著先生把菜吃光光是我最開心的事情。我的兩個兒子都像我先生一樣是工程師,我的兩個女兒都是醫師,其中一個女兒她為了想彌補我從前的遺憾,於是選擇從事外科,只是她常常忙到要?牲一些家庭生活。對職業婦女來說,家務的分工比較好 解決,孩子的生活照顧和教育就需要先生多協助。

我想人生最重要的是學會讓自己活的開心,愉快的工作和生活。

我希望病人能從我的診間得到最好的專業治療,也能從我的診間得到開心愉悅的生活態度。在台大腫瘤門診我接觸到很多病患本來被別的醫院拒絕治療,只要我確定我的治療方去對病人有幫助,我一定還是用心去醫治,雖然許多癌症是無法根治,但我至少要讓病情不要惡化,他們可以有好的生活品質做自己想要做的事。

15.在您看來,年輕人最“不”可以做的事情是什麼?

醫師可以用自己的勞力換取生活所需,醫師的生活不會極富裕,卻能不愁吃穿。一位醫師最不能做的就是去做對病人有害的事情,面對那些很難治好的病人,醫師就更不可以再讓他們花費昂貴的金錢去買沒有幫助的藥。醫師一定要有正確的目標,要盡力讓病人從不能動到可以動,能夠活的有品質。

訂閱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