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 WeGenius

本基金會不推薦任何醫療診斷、處置、器材、藥品以及美容、保健之用品與食品。無論何時,務必詢求專科醫師的建議。

新光醫院侯勝茂院長 骨科

WeGenius第33刊‧2011年‧

新光醫院‧侯勝茂院長【醫師介紹】

劉亦棻/薛淳元 專訪

1.請問您為何會想成為醫師呢?怎麼想選骨科?

我的父親是小兒科醫師,太太是眼科醫師,兒子是骨科醫師,媳婦是皮膚科醫師,女兒是家醫科醫師,女婿是小兒科醫師,我們家裡只有我的母親和幫忙的阿姨不是醫師。我們家中三代都有台大醫科畢業,就是這樣順著上一代的想法跟著行醫。

我本來就對外科很感興趣,現任台北榮總林芳郁院長是我台大醫科的同學,當時很多人都想進入外科,大家都想留在台大醫院就不可能每個人都走同一科,於是同學互相約定選擇不同領域,避免不必要的競爭,我想骨科雖然不是最熱門,我卻覺得很有趣,於是我就選擇了骨科,林院長選了心臟外科,其他同學選一般外科。

2.您為什麼會特別想要研究關節重建及髖關節疾病?

髖關節是人體最大的關節,我前往美國受訓時學的是顯微手術,在美國Duke醫學中心一年半,我的指導教授是全世界對髖關節的骨頭壞死研究最具權威的人,所以我學到最好的顯微手術方法來解決髖關節的問題。

3.現代人常常使用手機、電腦來工作或休閒,您會建議大家如何預防手部受傷?隨著文明進步,還有哪些骨科疾病是要注意的呢?

使用電腦大家常聽到的就是腕隧道症候群,最近我發現到一種特別的病症,我想可以稱做是“手機肘”。很多人來看診時發現到手肘部位有一個尺神經會麻麻的,患者以女性居多,她們沒有做什麼特別的事情,不像是過去的高爾夫球肘或網球肘起因於運動不當,我和病人聊到生活狀況時,才發現原來是現在大家常常講手機,尤其是網內互打免費,於是手肘維持著同一個姿勢久了,造成麻木的感覺。

所以要建議大家如果要長時間講手機,用擴音或戴耳機比較好。另外就是骨質疏鬆症也要格外注意,均衡飲食和適度運動能夠預防,如果有其他內分泌問題怕影響骨質吸收,都要找專科醫師諮詢。一般市售的保健食品或維他命、鈣片,還是要在醫師指示之下才可以服用,因為你有可能從飲食或健康食品中攝取了過量鈣質或維他命而不自知,這樣反而會傷害身體。

4.在競爭日益激烈的醫療大環境中,您認為新光醫院的醫療特色是什麼呢?您期待新光醫院可以為民眾提供怎麼樣的醫療服務?

我去年剛從台大醫院退休,台大醫院有100年的歷史,台北榮總也有60年歷史了,新光醫院成立至今只有20年,新光醫院的優點是沒有歷史的包袱,醫院制度很有彈性,缺點是沒有深刻的歷史背景讓民眾信服,講的白話一點就是民眾常以為白髮蒼蒼的老醫師醫術經驗比較好。

歷史悠久的醫院改革的步伐較緩慢,新光醫院在這一點完全不用擔心,不論是新的醫療技術或是各單位的行政革新,我們都很容易以最快的速度及確實的作業完成。再者就是很多醫院編制太大或歷史太久,會讓醫院行政僵化,新光醫院不會有這種問題。

新光醫院要提供的就是最值得信賴、最有彈性的人性化醫療服務。我相信速度決定一切,我要求同仁要以”人”為本,以顧客的需求為服務導向。速度的提昇可以利用高科技,例如我們院內的緊急救護系統,當病人發生緊急狀況需要照會各科醫師時,院內可以在通訊面板直接點選按鍵,電腦就會立即撥打電話給各科負責醫師,馬上就能把一群不同科的醫師集合到急診開刀房討論病情後再動手術。

之前國父的孫女在台灣不幸車禍,她被送到新光醫院時已停止了呼吸和心跳,經過我們醫療團隊搶救後恢復了生命跡象與意識,當時她的孩子從國外趕來見她,她還能舉起手來打招呼,雖然74歲的孫女士最後不敵這麼嚴重的車禍傷害過世了,不過我們院內的緊急救護系統在第一搶救時間確實發揮了極大的功能。

5.新光醫院的健康檢查十分有名,為什麼能吸引別人從國外來呢?

新光醫院的健檢可以吸引到國內外的頂級人士,表示我們做的已達國際級,因為我們可以提供最好的設備,最有彈性的檢查項目組合,大家可以依照自己的需求來選擇想要檢查的項目,只要是符合醫療的規範,在新光醫院民眾可以自由選擇您想要的健檢。

此外,我們採用病檢分離,門診病人與健康病人使用的儀器和環境是分開的,來健康檢查的不見得是生病的人,健檢時就可以在沒有消毒水味道、輕鬆舒適的環境進行。尤其現在很流行健康旅遊,帶著愉快的心情來台灣遊山玩水,順便放鬆心情做健檢,當然會想選擇沒有傳染風險又美化的環境。新光醫院的優點就是服務迅速,健檢項目選擇彈性大,醫療也能夠達到科技所謂輕、薄、短、小的訴求。

6.您當初為何願意犧牲個人的時間、收入,投身公職擔任衛生署署長?

我會去擔任衛生署長三年半的時間,說起來真的是一件陰錯陽差的機緣。台灣解嚴以來擔任衛生署長最久的一位目前就是我,這件事情我想起因都是我的太太,我和她相識在大學時期,是台大醫科的同班同學,我們在結婚後才大學畢業。當我畢業去當兵時很想念太太,我整天就想怎麼樣才能離開部隊回家,結果我發現只要參加國家考試就能回台北,所以我沒有放過任何國考的報名,這樣我就可以請假回家陪太太。

我的運氣很好,每項考試都有考中,像是檢驗師執照……等各種證照,還有高考公務人員任用資格我都有考取,民國八十二年我升為台大醫學院教授,那時李登輝總統頒布了公務人員任用條例,只要擔任公職都要通過國考。

當時省立醫院的院長也需要高考通過,那年我42歲就被台大醫院派去擔任署立台北醫院院長,擔任院長時我才發現到自己骨科的專長和醫務管理是不一樣的專業,於是宋楚瑜省長就派我去美國進修,學習公共衛生和醫院管理。

我回國後替衛生署進行病人安全計劃,目的就是要建立正常程序,保障病人在醫療時的安全,病人在用藥開刀的療程中都要有安全保障。那時我的好友陳建仁署長從台灣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借調擔任公職期滿,必須回學校教書,他發現到我有公務員任用資格,就推薦我擔任衛生署署長。

老實說,衛生署署長的工作大家都不太想接手,陳建仁就先告訴我說薪水少、還會被傳八卦、過去的大小事情都會被挖出來炒新聞,而最大的好處是你可以把過去所學最精華的專業經驗,在署長任上拿出來實行在政策之內,政務官的好處就是能把過去你從專業角度為國家社會所做的思考,具體化為行動,你有機會實現自己對這塊土地、對台灣的承諾。

如果有強烈使命感,那麼個人的犧牲就不算什麼了,你會沒有自己的時間,生活品質會變差,家人相處時間被壓縮了,個人隱私更不用想,你會被謾罵、被攻擊,但是想到台灣的人民及土地可能因為你的努力有比較好的將來,就會感覺一切都值得。我在這裡長大、在這裡受教育,國家栽培提攜我,我們就希望這裡的明天會變的更好。

7.在擔任公職期間,您曾經處理過最大的危機是哪件事情呢?您會建議年輕人面對危機或困難時要如何應對?

在你們來訪前,我這兩天也有思考這個問題,其實那段期間整天都有危機,只是大小不同。如果衛生署長沒有危機意識,那就不算稱職,試想2300萬人民居住在這裡,一會兒是禽流感、又有牛肉進口、全民健保財務吃緊、癌症用藥不足,這些大大小小的事情有立即的也有潛在的危機,所以我說整天都有危機,一有疏失都可能變成大危機。人無遠慮,必有近憂,我想年輕人應該可以從歷史中學習一些憂患意識及對策。

舉個例子,在SARS之後,全球最大的防疫問題就是禽流感,日本、大陸撲殺了數以萬計的家禽,台灣地處航運樞紐,又是候鳥南來北往過境的地區,為了防堵台灣淪為禽流感疫區,當時我們衛生署做了極大的努力,走私稽查、進口檢疫、整合通報及航運消毒,我們沒有讓台灣淪陷,民眾沒有感覺到台灣遭受疫情就是衛生署的成功。

8.所以危機處理就是從根本上去阻斷它?尤其是這個危機會引發群眾恐慌時?

對,就像我常和同仁說的九字真言“有我在,看我做,跟我來”,對待危機時要先讓眾人有信心,讓民眾相信你的專業能解決問題,接著就要大家跟著學會正確的危機應對方法,最後就要帶領民眾做對解決方法。

我認為人不是要被管理的,人是要被領導。如同我的工作團隊,我不是管理部屬,而是引領他們去做正確的事。我自己就不喜歡被人管束,我的太太就很聰明,她看我工作很忙、很累不休息,她就會笑笑的拐我說,我們週日下午去喝咖啡好嗎?我知道她是為我好,想要我放鬆心情和家人聚聚,我就會乖乖跟著她。如果她命令或規定我,我一定不理她的。

9.現代媒體的力量無遠弗屆,小至醫療行銷;大至公務部門政策宣導或提升台灣國際醫療的能見度,您會建議如何善用媒體平台呢?

台灣的SNG是全球數一數二的,在我的觀念裡應該把媒體當成朋友,媒體是現代人生活當中很重要的一環,少了媒體我們就沒有辦法把心裡面的計劃、想法告訴大眾,政策就無法推廣施行,任何一位領導者都應該親近媒體,把它當成一個好的工具。

現在我沒有從事公職了,所以我不會刻意在媒體發表自己的想法,因為不在其位,不謀其政。但是在我專業領域關於民眾健康的權益,我還是在適當時間要滿足民眾知的權力,像是骨質疏鬆症是國人健康的隱憂,我就會透過媒體呼籲大家要重視。而且面對重要的事情,更要不斷利用媒體勸導民眾。

10.所以您在署長任內對很多重要政策會運用各種媒體,不斷的重申、不斷的提醒。

對呀~大家都封我是講七遍署長,講七遍院長。第一、因為人都是很健忘的,沒有多講幾次很快就會忘記。第二、每個單位常常會有人事異動,你今天對甲說明了政策,不表示下一個乙就能照單全部執行完善。甲可能已經忘了部份內容,交接時乙可能也漏了些什麼。

更重要的是我常和同仁說,每天回家記得要和太太說七遍我愛你,為什麼呢?當你說第六遍太太我愛你時,搞不好自己都會有點懷疑,但是每天講到七遍時,多數人都會相信這個意念是真的深入你心不會變了。人對於很多事情只要時時刻刻提醒自己,就能身體力行、貫徹成真。

同仁有時會問我,為什麼要講七遍,我說古有名言“三令五申”總共八遍,所以七遍還比八少,這要求不會過份的。人的大腦受限於生理結構,常常會接受新訊息,忘記舊資訊,所以我時時刻刻都會要求自己和同仁,重要的事情要反覆自我提醒。在人際關係和醫病關係之間,這個講七遍的要訣很重要,像是重覆的叮嚀對病人就很有幫助,親人彼此間的情感也應該要不斷的表達。

11.您在署長任內完成了許多計劃,整合了不同資源,包括在器官捐贈的推廣;定期的運用國際媒體力量推動台灣加入世界醫療組織;整合國軍單位成功地完成禽流感防疫,您又邀請了許多醫界學者研討規劃出2020年健康政策白皮書,您怎麼會有時間去思考這麼多醫療政策問題呢?

我喜歡走路,每天至少走一萬步,下班回家司機會在半路讓我下車,我再散步回家,一邊思考一邊走路,每天可以花30到40分鐘思考一個主題,人在律動時你的思考會不一樣,假日我就到公園散步。

我想人類對生命的追求是要活的長久,活的健康,活的舒適,這就是我們2020年健康政策白皮書的目標。以社會高齡化為例,在2020年我國將面臨到台灣首波戰後嬰兒潮的高齡化,所以我們從現在起就要能事先預防老人失能及衰弱,或是找到對策,舉凡老人跌倒、骨折、憂鬱症、自殺復健及中風後失能照料,還有隨著社會型態改變,老人及末期疾病的預立指示之簽署與執行,這些都是需要事先思考到的問題。

對於維護國民健康,要思考的面向包括了整體社會環境、民眾的生活型態以及醫療照護的品質,這是我們要努力去營造,並且領導教育所有民眾正確的訊息,讓民眾學會自我保健的能力則是最有效的健康營造方式。一個社會無從避免會因為社會經濟、年齡差異而在得到的健康資源上有差距,幼童、青少年、老人、社經條件弱勢或身心障礙族群,都會有特定需求要由政府給予幫助,我想一個完善的社會如果能多思考到這些差異點就能照顧到更多人的健康,改善社會的隱憂,這是台灣醫療工作者對這塊土地的期待,更是我們要努力完成的承諾。

12.對於醫療國際化,您有什麼看法?您認為台灣在醫療上面佔有哪些優勢?

很遺憾,目前台灣在醫療國際化上面優勢很有限,這不是政府部門或是單一個人的責任,因為過去我們只重視到國內人民就醫的保障,並沒有認真去思考、比較國外醫療的環境及品質。

以我在美國習醫的經驗來說,醫師初診一位病人要花將近一小時,問家庭病史包括病人祖父母、親戚和手足的病症都不會遺漏,更不要說病人本身從小到大的病史了,後續的治療過程一樣鉅細靡遺,當然這樣的醫療品質是要付出很高額的保險費,醫師每次至少收費300元美金。

台灣的醫療環境讓我們的醫師習慣速戰速決,因為看診醫師的給付很低,每次每位台幣240元,而且病人的數量又很多,所以台灣醫師受制於環境而養成的醫療文化,未必能適合歐美這些國家的病人。若是比照國外看一位病人一小時,而所得是台灣健保給付的240元台幣,這樣醫師很難謀生。

整體而言,台灣的醫療環境尚未營造出全面國際化的形勢,台灣的醫療優勢在於這裡的醫師接受國外新資訊的速度很快,醫師們常常參與國際性醫療會議與計劃,在華人圈裡台灣人的服務業極為進步,所以我們絕對有國際化醫療的能力。如果要論台灣醫療國際化,我們要思考的是在哪些局部可以做;比如說,我們可以針對華人族群先提供醫療服務,像是新光醫院現在提供的健康檢查服務,就吸引了許多華人來就診。

13.除了從事醫療工作之外,高中學生可以選擇哪些科系會和維護人們健康相關?

醫學只是生物領域的一小部份,生物科技、營養、疫苗或藥物,只要與生物相關領域的發展都會對人類健康有幫助,像是獸醫系對人類疫苗的動物臨床實驗就很有幫助。人類所有的活動目的都是在創造人類更美好的未來,在我看來科技發展一樣是為了讓我們活的更好。

14對於唸醫科的學生,您會給他們什麼建議呢?

台灣的醫療體系在升學制度影響之下,很幸運的都能收到最聰明的學生,我擔任台大醫學系主任十年,我常和學生說醫療是一個天下最好的行業,因為行醫就是在做一件善良的事情,你每天認真的工作幫助病人,其中的快樂是很少有別的行業能相比。 。

醫師的天職就是助人,助人就是行善,醫學的養成教育就是在教你行善助人,所以醫學生就要認真學習,學好照顧病人。古人說:積善之家,必有餘德,我都會直接告訴學生,你盡心盡責行醫,你的小孩都會得到祖蔭。像我今年六十歲,每天還能秉持進入醫學系時的初衷服務病人,我就感覺很幸福。

我常和高中生說,醫學系不是讓資優班或成績好的學生來唸,你要對人有興趣,對幫助人有熱情,你才會適合唸醫科。如果還想著要有豐厚收入、陪嫁和美妻,那就不要選擇醫學。如果你資質好,更可以好好習醫,學做研究,那麼你可以幫助更多的人。

訂閱

訂閱文章